拐走雇主儿子当亲生养了26年!保姆赎罪:找到他亲生父母,我就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12 03:36

48岁的何小平无意中看了一档电视节目——《宝贝回家》,讲的是一位七八十岁的老母亲,一辈子都在找四五十年前丢失的孩子,满头白发了还在找。

这勾起了何小平26年前的一件往事。她对记者说:“我一定要把这件歹事说出来,说出来,我才能赎罪。”

刚做两三天保姆,就把小孩拐跑了

1992年,22岁的何小平在重庆解放碑附近一户人家做保姆,主人家有个1岁多的男孩儿。只做了两三天,她就把这个男孩儿拐跑了。

应该是五六月份,何小平记得刚栽完秧子,她从四川省南充市李渡镇五大山村(原)到了重庆,揣着一张捡来的身份证,来到储奇门人才市场。

一个男人问她做不做保姆,她说做。男人问她要身份证,她就把那张捡来的身份证给了男人。她跟身份证上的人还真有几分相像,男人没有仔细辨认,也是为了省5元钱的登记费,便直接把她带回了家。

何小平20岁时的照片

男人家里有个小男孩儿,一岁多点儿,何小平去抱他也不认生。

两三天之后的一个早上,女主人给孩子喂过早饭,把孩子交给何小平,出门上班,没一会儿男主人也上班了。

随后何小平就抱着孩子出门了。她抱着孩子到菜园坝汽车站,坐上一辆大巴车回了南充。途中路过合川,她买了一碗稀饭喂孩子,孩子不哭也不闹,一路顺利。

何小平就在南充把这个拐来的男孩儿养大,一晃男孩儿27岁了,没人找过她。

捡回来的孩子才养的活

何小平18岁结婚,19岁有了第一个孩子,是个男孩儿,冬月(农历11月)生的,才四十多天就在一天深夜夭折了,后来在河边挖个坑埋了。

21岁时,何小平有了第二个孩子,也是男孩儿,腊月里生的。十个多月之后,又是一个深夜,这个孩子也夭亡了。

何小平回忆说,当时她抱着孩子到镇上医院,医生说已经死了。她抱着死去的孩子往家走,她不能让村里人知道她又死了个孩子——死一个死二个要遭人笑话的。她敲开村里一个独身哑巴的门,给了哑巴10块钱,连夜到河边挖个坑把孩子埋了。

第二天,她就去找丈夫。她丈夫在外打工,村里人都以为她是带着孩子去的,没有人知道她的第二个孩子也死了。

第一个孩子走的时候,村里的老人曾对何小平说,“你八字大,命硬”,“要捡个孩子回来养才养的活、镇的住命”。这回,何小平信了。

孩子死后没有销户,她把拐来的孩子当亲生的养,沿用了第二个孩子的户口,叫刘金心。那个时候,何小平就觉得,“我没了孩子,这个孩子跟我死了的孩子一般大,就像是我的。”

刘金心的照片很少,何小平展示的这张是他在外打工时自拍的

“我一直把儿子当亲生的养”

以为自己不会再生养的何小平,在1995年又生了个女儿。那时,她第一次想到“把拐来的孩子还回去”,但是她很害怕,怕坐牢,便打消了这个想法。

丈夫刘小强(化名)不喜欢这个男孩儿,但何小平坚持要养在身边,夫妇俩常常因此吵架,于是刘小强常年不回家。

何小平一人带着两个孩子在李渡镇租房子、打零工。2000年,她攒下2万5千元钱。那时南充市有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要5万元,隔着一条街就是孔迩街小学。为了方便刘金心读书,她把2万5千元全部拿出来付了首付。她每天带着小女儿出去打工,出门之前把饭做好,挂一把钥匙在刘金心的脖子上,刘金心放了学自己回家吃饭。

2003年,何小平和刘小强离婚。离婚后的何小平做了两笔“大生意”,赚了一些钱。2014年,她用这笔钱又在南充市买了一套房子,三室一厅,90多平方米,写的是刘金心的名字。

何小平2014年给刘金心买了一套新房,小区环境在当地还不错

刘金心对何小平也很孝顺,“我妈一辈子不容易,舍不得吃舍不得穿,我每个月给她一两千块钱喊她喜欢什么自己买,但她都替我把钱攒下来,所以我现在看她差什么就买给她。”

何小平说:“我知道我自己做了歹事,可是我一直把儿子当亲生的养,儿子也把我当亲妈。”

儿子刘金心

刘金心在外打工,新房子基本没怎么住过,何小平经常会过来替他打扫

“我觉得自己不是人”

这些年,何小平无数次想过要给这个拐来的儿子找到亲生父母,“那时候我太年轻,不懂事,死了两个孩子就像得了失心疯。后来我自己有了生养(女儿),体会到当妈的心,丢了孩子心里会好痛。”

何小平去庙里求了一尊观音菩萨,把菩萨带回家摆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,“我把我做的歹事全部说给菩萨听,求菩萨原谅我。”后来她一个人偷偷去了一趟重庆,她想找到当年那户人家,可是“一切都变了样,翻天覆地,全是高楼大厦,我找不到路。”

直到2017年夏天,何小平无意中看到《宝贝回家》,“七八十岁的老母亲,一辈子都在找四五十年前丢失的孩子,满头白发了还在找。我觉得我自己不是人,作孽呀。”

何小平跟儿子、女儿坦白了,女儿哭着求她不要自首,但何小平执意去了南充市公安局顺庆区分局打拐办自首。

刘金心不能接受这个现实,“那天我买了一瓶白酒,把自己灌醉了。”后来他离开南充,去了广州一家电子厂打工,月薪5000元,“我前几天又把自己喝进了医院,心里憋得难受。我妈对我这么好,我没想过我妈不是我妈,亲生的能找到就找,不能找到就算了。”

刘金心初中辍学,是何小平觉得最对不起他的地方,“如果他跟着亲生父母,在解放碑长大,也许会读大学、硕士、博士,一定会有出息。但他跟着我,吃了很多苦,书没读好,也没个好工作。”

刘金心的DNA已经被放入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,可是半年过去了,通过比对认亲没有找到他的亲生父母。何小平凭借记忆提供了一些线索,但是也都没有下文。

当年的储奇门人才市场已经拆除,何小平仍能认出这就是她找工作的地方

坐牢未必能如她所愿

何小平说:“我只想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,找到了我就去坐牢,给自己赎罪。丢了孩子的妈妈,一定一辈子都在找这个孩子,是我害了她。”

南充警方说目前证据太为单一,无法证明何小平当年拐骗了一个孩子。与此同时,前夫、女儿、邻居都说何小平精神状态正常,刘金心认为妈妈不可能在他的身世问题上开玩笑。

律师说:“我国《刑法》在1997年做过一次修改,1997年以前,用的是1979年制定的《刑法》。根据从旧从轻的原则,1992年的案子,应该按旧法判。” 

根据1979年《刑法》,拐骗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。律师表示, 1979年《刑法》还有一个关于追诉时效的规定:最高刑不满5年的,追诉时效是5年。如果犯罪行为有连续或者继续状态的,犯罪行为从行为终了之日计算,何时是行为终了之日也存在争议。“从目前的案情来看,没有找到受害人,案子的推进会有一些重大障碍,需要进一步收集和固定证据,当事人想坐牢,恐怕未必能如她所愿。”

何小平说:“那我怎么才能赎罪呢?我说给菩萨听,可不可以?”

何小平经常对着菩萨忏悔

网友评论

格格巫的比巴卜: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?虽然你把他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养,但是失去孩子的亲生父母一辈子心里都难受。

Winnie:你对他再好,也不是你的。

隔壁Chris:儿子现在对她的敬爱原本应该是另一个母亲该享有的。

莫楞个:作为一个母亲,真的做不到原谅她。不管为什么,不管是不是把孩子当亲生的。

hoay一只柠檬:她的罪责该由法律惩处,她付出的感情是她儿子与她之间的事情。

俯视商海:看来你是悔悟了!只要你真心悔悟坐牢不是最好选择,带孩子找到亲生父母,用你的余生赎回过去罪过,相信将来你会坦然走完人生。我为你承认错误勇气点赞,因为有很多人还做不到!

大家怎么想的?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